登录      注册 ,网站注册用户数222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投诉或建议,可以给我们在线留言哟!
您的位置: 首页 > 转载 > 演讲稿 > WITTER之父演讲

TWITTER之父演讲

2014年7月23日 来源:

对实时数据的狂热

虽然我已经长大,我还是对它很好奇,觉得它很有趣。它具有摩天大楼和所有这些隐藏的力量,就随便走走,你都会觉得不同。这种爱和困惑因为地图变得的更加实际。我对地图感到困惑,开始研究它们。我买了每个兰德麦克纳礼导航仪和每张我能找到的地图。我会把它们放在我房间里挂满整个墙,只是看着它们 想这个十字路口发生了什么事或是这个地区怎样最快走到这条路。我的父母不知道地图有什么用,但我痴迷于它。

在1984年到1985年我们买了第一个苹果电脑,变成了一个IBM的计算机青年。我特别想多研究地图一下,我想看它们,我想去改变它们,在我的电脑上改变它们。所以,我自学编程。因为我想学习怎么在屏幕上画一张地图出来。之后,我成功了。我画了一张很基础很简单的地图。接着,我在上面画了很多小点。接着我学会了怎样移动这些小点。接下来的挑战是想办法让这些点固定在街上,因为它们总是不停地移动。接着我让这些点在这张漂亮的地图上动来动去,让它们展现出圣路易斯市中心的景象。之后表示出了纽约城 ,这让我很惊奇。问题是这些点都没有任何意义,它们只是随机的点在城市里移动。我父母有个汽车对讲电话,并且有个警用扫描仪。警用扫描仪的作用非常有趣 ,因为救护车和消防车,还有警车不断地汇报它们的所在地和它们所做的事。它们会说“我在纽约城里的百老汇街五号”、“我这里有个心脏停跳的病人”、“我们正在去医院的路上”。我得到这条信息之后,将它输入程序里 ,假设它们的速度和方向,以及它们应走那条线路,就能看到救护车进入圣约翰医院,接着我可以联接另一辆救护车和出租车、 警车和消防车。我做这些做得越多,就了解更多怎样让它们自动化的方法。

因为互联网出现了,我们有Gopher查询系统,而且密苏里州的圣路易斯有所华盛顿大学,它是网络的第一批支柱之一。所以我们有一个很好的BBS网络系统,就是电子布告栏系统。我发现了这些信息的数据库。尽管这有点事后诸葛亮,但是看着这些事物一点点展开非常有趣。现在我得到了现实的城市里现实生活的数据就在我面前运转,我就是觉得这是最美好的东西。我能看到整个城市在生活、在呼吸。

政治和程序设计的相似点

我上大学了。我最初去了密苏里大学罗拉分校。我那时要在政治学和计算机科学中做出选择。因为我一直为城市着迷,我潜意识里有些想去政府工作。我并不确定我以后在政治上更有成就还是在编程上更有成就。但我放弃了政治学,因为我意识到在政界和在政府里编制政策和法律和编程虽然非常相似,但是不同的是时间段。我可以作为一个参议院或是市长拟定一个政策,我可能在8年后才会看到效果。但我可以写出同样的政策,并且为之编写出一个模拟环境和一些模拟人群,我就可以立即在电脑上看到结果。所以我选择了计算机科学这条路。

错误时间产生的好想法

我把很多精力放在这上面,这些数据和信息变得看得见、摸的着,在不断实时运转着。我接受了这个概念。最终在2000年我意识到,我虽然勾画出了这个城市的魅力图景,但它都是垂直的线,里面没有人,城市里的人都到哪去了?这时,我开始研究一个非常简单的原型,我从具有离开状态功能的即时通讯服务和博客托管的服务中汲取了灵感,它是一种很简单的博客应用程序,它可以让你撰写的博客文章出现朋友的页面上。我还第一次用上了黑莓手机,因为那时我还在忙调度的事情,叫做 RIM 850。它基本上只是一个邮件呼机,但它可以让我在世界任何地方,或是在这个城市的任何地方,和别人分享我在做什么,分享我看到别人在做什么。所以我编写一些很简单的软件,来接收我的黑莓手机发来的邮件,然后将其转发给一个邮件列表。这个列表上有我的朋友和家人,我用一天时间才做完。接着我去了金门公园,去了野牛帕多克。我们旧金山确实有野牛,不过你可能没见过,它们太棒了。我写出了一封邮件说:“我在金门公园看野牛。”邮件按我的想法发了出去,让这些人都可以看到。然而,只让我看清了两件事:第一,没有人在乎我在做什么。第二,其他人都没有黑莓手机。所以只有我一个人在分享和接受我的信息,所以我只是让我的信息又回到我这里了。错误的时间、好的想法,还是搁置比较好。

推特的诞生

所以,我一直在打零工,直到我找到了一家叫奥德奥德公司。它是艾文·威廉姆斯经营的,比孜·斯通几个月后也加入了进来。这是个消费者播客公司,我从没有写过简历,我对播客没有兴趣,但我是个很好的程序设计师,我想了解互联网关于消费者的一面,我做的事情大多在幕后,不过却可以接触到我的母亲和她的生活。这是一种间接性接触。我母亲可能会在纽约城里坐出租车,这就可能会接触到我的软件。或是买票去阿尔卡特拉兹时接触到我的软件,但它不是直接接触。我想学一些更多的直接互动的东西,所以我去和艾夫与比孜一起工作。我很快就了解到,那里也没有人喜欢播客。所以,没人真正为造出产品或工具而感到兴奋,因为他们不是这个工具的消费者,所以我们做的东西不是我们喜欢用的东西。这种怪异的状况,让很多其他想法冒了出来。在2005年末和2006年初,我们分开进入了不同的组,我们的任务是想出自己想要做的项目,我想到的第一个点子,是在2000年的那个点子。不过现在已是2005年到2006年,我们有了短信服务。我可以把短信从辛格乐发到弗莱森电讯。这在美国也是特别新的技术,我非常喜欢这个技术。它几乎完美地适用于各种设备,即使是最便宜的设备也是如此。而且一条短信最多只能有160个字,它并总是有效。它总是艰难地在边缘徘徊,我喜欢这样的东西。所以我提出了这样的想法:“如果我们只使用短信息会怎么样?你可以发送你正在做的事,它会立即让每个有兴趣听的人都看到。接着,他会在网上存档,你还能在网上读到它,而不需要设备支持。它们会变成一个整体,特别棒。”我一起在公园中一个操场里的两个人,他们说这是一个好想法。我们将这个想法告诉公司,这花了一周的时间,但之后公司终于支持它了。我和比兹·斯通手下的另一个程序设计师得到了两周时间来编写软件。两周结束的时候,我发出了第一条推特来邀请合作者。之后,奥德奥所有的合作者都来了。他们喜欢这个软件。我们一点点地从那个公司学习,还为了推特工程将这些人招买过来。最后,我们把推特分了出来,成立了新的公司,然后出售了奥德奥。所以,就是这种可视化和想看世界的年少欲望导致了推特的出现。这依然是我的欲望。现在世界上有更多的人在使用推特,在推特上甚至可以更快地看到世界在发生着什么,但它确实可以归结为对世界正在发生的事情的好奇心,并且正在成为每个地方正在发生的事情的脉搏,并且可以连接到每个独立的媒体。

促使Square产生的想法

2008年我成为推特的老板,发生了一件很有趣的事情。整个市场都开始下滑,所以我们所有的金融障碍都忽然消失了。金融衰退和大萧条是建立一个公司或是发展一个新想法的最好时机,因为很多管理团队都被辞退了。很多人都需要变得有创造力,来创造新的东西。而且出现了一个契机,不用花多少钱就能雇到牛人。这个时候,我也再次联系到了我15岁时第一个老板,他叫做吉姆·麦凯尔维,是个玻璃艺术家。他制作出很多美丽的玻璃艺术品,我们是在圣诞节的时候联系上的。圣诞节时我一般都会回去看家人,我们两个开始聊天,他想建立一个电子汽车公司,我说:“我不爱懂这一行,不过这个想法不错,我们接着聊吧。我们的确应该一起合作什么。”之后一天他用他的iPhone给我打电话,我用我的iPhone接了他的电话。他很沮丧,因为他刚失去一次将玻璃艺术品以2000美元卖出的机会。有位女士想要买他的艺术品,但是只用信用卡付账,但他不愿意用信用卡交易。我们都在想,你手边就有一台电脑,为什么你不能完成这次买卖。我们决定让他入伙,我们准备花一个月的时间,我们计划雇佣另一个程序设计师来做客户网站,再准备好硬件,我还会编出一个服务器软件,一个月后,我们就会回答那个问题,一个月后我们建立起了最初的模型,就是现在大家知道的Square,就是一个信用卡读卡器。可以插入你的iPhone或是android或是你的iPad或是任何带音频插孔的设备上,我们只需要编写一个软件,软件和硬件都很容易,我们一个月左右就做完了。这下,我真的能刷刷卡,发一封邮件,把电子回执发给对方。我喜欢这个成果,因为这样我就能四处拜访天使投资者和风险资本家,收取他们5或50美元的费用,向他们展示我的新想法。顺便说一句,我从中获得了600美元。非常棒。

向投资者展示工作成果

真正激发人们灵感的是用起来得心应手的产品,当你向别人推荐产品的时候,最好的办法就是向他们展示好用的东西。我们就是这么推广推特的。我们有很多用户,我们有很多受众,我们有很多成果的案例,我们有慕名而来的投资者,他们已经是这个产品的用户了,他们的家人也是这个产品的用户。所以推广推特变得特别容易,他们很容易就可以看到,为什么这个东西会这么强大。Square也是一样的,但它更实际,因为我可以拿来他们的信用卡,划走钱,然后说:“立刻去你的银行账户查看吧,因为我刚从你的账户拿走了3美元。”要是我不喜欢那个风险投资商,收到50美元也不一定。

付款是一种交流方式

我渐渐意识到一个很有趣的事实:付款是另一种交流方式,是另一种价值交换。金融界的付款很有趣,因为它不是什么人设计出来的。不妨想一想,世界上的每个个人都和钱有关系,他们都讨厌它,在某时某刻,你会讨厌金钱的某些方面,所以没有任何一个人,去设计一种十分完美、考虑周全,让用户不光是接受服务,不光体验到价值的转移,还能体验到交流的乐趣的一种平台,或是价值交换方式,或是货币。所以当我们建起Square时,我们意识到:“哇!这种入款方式是从未被设计和看过的。”我去咖啡店,拿出信用卡,说:“我要一杯卡布奇诺。”我把信用卡递给他们,他们在一个小终端机上输入“卡布奇诺”,那个终端机不过是个收银盒上价格计算器而已。他们划走了3.24美元,打出一张凭条,然后他们拿走了那些钱,检查一下,然后把数额输入信用卡终端机。接着刷了一下卡,然后他们就得到这笔钱,之后他们给我收据,然后我在上面签字,然后把收据交还他们,然后,他们拿起收据,再拿起另一张收据,和另一张咖啡卡钉在一起然后一起给我,我扔掉了那张纸,这收据没什么用。如果你建立一个能覆盖整个交易过程能产生有效的收据的系统,一切都会变得更容易。刷一下,我就可以在电子屏幕上签字,完全丢掉纸质的收据。但就是那么一刷,让我了解到商人的推特账号,让我了解到他们的Facebook页面,让我了解到他们的Yelp的账户,让我了解到他们的菜单,说让我了解了他们的时间。他们想在收据上写什么,就可以在上面写什么。它可以用作一个发行媒介,成为你可以与之互动的东西,而不再是一个负担,很多零售商在生意上,因为在收据和整个付款过程上的落后而处境尴尬。他们不光要学会在店里提供美好的体验,他们必须要对信用卡妥协,接受信用卡,他们必须接受任何付款方式之后,他们得到了什么呢?如果你去美国的任何咖啡店,你问他们:“你们今天卖出多少杯卡布奇诺?”除了星巴克和彼得斯,别人都会说:“我不知道,我们赚了300美元。”你们今天卖出多少杯卡布奇诺?然后再问他们,人们买biscottis饼干的百分比是多少?如果是下雨天会怎么样?周二下午5点呢?所有这些数据都用于谷歌分析,我们会有效地使用它们,来建立一个电子系统,建立我们的博客和我们建立的所有的公司。但现实世界里那些不上网的商人,没有这些数据,它们可以买这些数据,比如价值15000美元的销售网点系统,但之后他们也需要买入整个服务团队的人来研究怎么用它,我们想建立一个完全销售网点的系统,它很伟大,它不只是让交易更快,而是让人们能实时交易,让人们不仅有出色的体验,还能从卖出的所有东西里搜集更丰富的数据,谷歌分析他们卖出的,所有东西的数据,这变得非常、非常重要,不仅对创业重要,而且对扩大业务也很重要。

监测所有事情

我在建立并且经营推特和建立和经营Square的时候,学到的最大的教训是,是一定要监测一切应用行为,你必须要监测所有事情,推特诞生的头两年,我们经营得很盲目,我们不知道这个网络会怎么样,我们不知道这个系统会怎么样,也不知道人们用得怎么样,我们只是在猜测。我们把所有事情都建立在直觉的基础上,因此,我们的业绩一路下滑,也因为我们无法预测会发生什么,所以我们为Square在服务器上编写的第一个东西就是管理控制台,我们公司内部有很强的纪律性,负责记录一切、衡量一切、测试一切,我们要管理控制台,管理分析,要像管理产品一样管理数据,我们叫做推理队。他们的工作就是监测一切应用行为,并推断所有的行动,这是我们所需要的,也是我们的用户所需要的,所有这些数据都非常有意思。它同的对话对象,是一个从未得到重视的市场。94%的商业活动还是在线下进行,只有6%在网上进行,所以这是个非常非常大的市场,只是人们没有好的开发工具。

用户体验的力量

我获益最多的,就是学习怎样,更好地讲故事,运用好故事的魔力。我是指,如果你想打造一个产品,打造一个和人民生活有关的产品,你需要站在他们的角度思考,还需要从他们的角度写这个故事,所以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写,各种用户的体验,他们可能在芝加哥市中心的一家咖啡店,这是他们即将有的经历,就像戏剧一样,这真的真的很美好。如果你这个故事做得很好,之后你需要为产品做的,所有的优先化,所有的产品,所有的设计和所有的合作,都变得水到渠成,因为你可以编辑这个故事。让社会上所有人都能够,有代入感,无论是从工程师、操作、支持、设计师,还是这里的商人,所以这个故事对我们来说非常非常重要,不断反思这个故事,反思我们需要加进去的新情节和新元素,对我们来说也很重要,我们想讲一个史诗般的故事,我们想解决一个非常大的难题,我们不不想讲一堆小故事,绑在一起了事,我们想告诉世界的是一个完整的历诗,Twitter和Square都,在向这个目标进军。

CEO就像总编

说到编辑,我是指我们正在做的1000件事里,只有一两件是重要的。来自用户的、工程师的、支持者的各种想法和故事会不断冲击,我们应该做的事情,我需要选择那一件或两件,会真的带动这个网络、服务、产品,让它们持续发展的事情。拿编辑打比方,我就是公司有效率的总编,作为一个编辑,我不断地吸收这些输入程序,决定哪一点或是哪一部分是值得去做的。我尤其注意到三个切入点:第一就是团队。我们必须招揽最优秀的人,吸纳最优秀的人,所以我们有了强大的阵容,剪辑走了负面元素。这项工作很难,经常会出现不论多久关系就是调理不好的情况,在某些情况下,我需要让有些人离开,或者等他们主动离开,但是团队动态需要始终放在心上,因为当这一阶段结束后,我们就会成为一群人在为同一个目标奋斗,如果我们不能成为一个相互协调相互统一的整体,那我们就会东扑西扑。公司也会变得一团糟,团队也没人敢用,所以招贤纳士是第一位。第二是内部和外部的交流。内部的交流就是协调我们手头的工作,去搞清楚我们为什么在做这些工作,为什么我们有这些目标,就是如此。如果你做到这么高水准的内部交流,就与我们的前进方向不谋而合。这就是未来,就是接下来30天、3个月、半年或是1年的前景,这让公司各部门的人做正确的事、设立工作重点变得非常容易。外部交流就是产品,产品就是告诉世界的故事。我们想将所有东西都放在里面,我们不想让故事只针对某人,我们想让它成为关于人们怎样使用它和人们怎样让它融入生活,人们用它做什么,这是我们最有力的故事。所以第二就是内部和外部的交流。第三就是像银行那样“编辑”钱。这有两种方式,它来自投资和从投资者那里拿钱,无论是当他们不注意的时候刷信用卡,还是通过业务来盈利,幸运的是,Square是一家从第一天就有收入的公司,所以我们可以看到在不断地建设它,而不必担心投资问题。我们可以集中在收入这一块。以上依次是我的三个重点和关注领域。这是我作为CEO不断编辑的东西。我认为它让一个不断壮大的公司的管理和快速发展变得非常简单,因为你必须做一件事,就是让每个细节都很完美,你必须要限制细节的数量。就是这样,每个细节都完美,限制细节的数量。如果你在这方面可以做得很好,不管你在这个组织机构的哪里,不管你在公司或是组织的哪个位置,你就会成功。因为你注意到了细小的东西,如果你注意到了最小的东西,并且知道什么是重要的,那么任何其他事情都会自然而然地好起来。

做让人出乎预料的人

这让我想起,我一直最喜欢的一句话,我并不确定是谁说的,不过确信这是在林达·巴里的小说《压花》里的话,我觉得它高度赞扬了我们企业家在做的事情和我们作为创造者和建设者所做的事。这个房间里的每个人都对其进行了完美的阐释,这句话是:“预料到出乎预料的,只要可能,就让人出乎预料吧。”我每天都在努力按照这个生活。

营销-让产品展示自己

第一,市场策略。我们还没有做任何市场营销,所以很多都是口口相传。顺便说一下,创业在推特出现之后变得更加容易了,因为推特不仅能帮助你推销产品,还能给你即时的反馈。你可以很快地回应人们对产品的感觉,喜欢它、还是不喜欢它,但我们现在努力要做的是,在商界确定最重要的影响因素,让他们变为非配点,例如:有5000辆洛杉矶的塔克卡车,每天由300个人负责驾驶,其中10%到30%的人有他们自己的事业,不单是小的公司,还有个人服务,比如教钢琴,或是帮别人修剪草坪或是作一个发型师。所以,想给这5000辆卡车配送200个Square订单,让他们免费运送这些订单,或是以包下卡车为补偿运送这些订单都是不可能的。当时,我们觉得这可以实现。之后人们发现,“恩,这很有趣但我们怎么用呢?”之后突然我需要在克雷格斯利斯特网站上卖我的MacBook Air,而且我可以让那个人拿信用卡过来,而不是带着1200美元或是我需要的别的东西给我,这是我们现在对营销的构想。我想到的多数营销方法,集中在产品自身这一媒介上,所以我觉得营销功能最有力、最强大的一面就是让这个产品尽可能多地显露出来。为了做到这个,我们要做这个塔克卡车的东西并且我们要购买Facebook的广告和谷歌的广告,然后让它们标准化,在平面媒体和会计联合会中寻找机会因为它们很可能成为影响因素,他们的贸易杂志也很有影响力,产品就这样展示出来了,之后就轮到产品自己来展示自己了。

变成更好的讲故事的人

在我看来,这条路上最重要的莫过于是需要描绘出一些东西,再把它们忘却。我发现我自己很早就想到一些东西,比如我早年对推特的想法,我还会对自己说:你可以建成这个,你在洗澡的时候,或是你在午夜的纽约城里的小镇漫步的时候,你会得到很新奇的点子,之后,你会开始思考,恩,只要某项条件成熟了,只要我认识这个人,或是如果这个技术存在,或是如果这个或那个发生了,我就能开始落实这个点子了,我意识到这么做,其实是一直在为自己不努力去做找借口,机会稍纵即逝,我什么都做不了了。我觉得将点子写出来、画出来、编织出来,真的很重要。但你也需要忘记它,这么做的原因是,你需要,客观地观察它,而不是看它在你大脑中的样子。一旦你看到了它,一旦你能退一步思考它,你就能决定,这么走可以去伪存真,这么走会遇到困难,所以,也许我能展示它,和别人分享它,之后他们会喜欢它:“这是最傻的想法。”或是“这很有趣,但可能这样或是那样更好。”所以越快做到这一点,你就能有很多动力。你就可以决定你是否想落实它,更多地为它努力或是暂时搁置它,以后再落实。我觉得人们选择,选择后者,就是暂时搁置,以观后效的时候,是以为内这样可以重新审视它。在某个时刻,旧点子会以另一种形式重新出现,或者另一个想法在会出现在你的生活中。结束一个章节并且继续向前的能力非常重要,你不可能拥有所有的思路,这里我觉得我在做的事情。这也鼓励我编写更多东西并且真正思考这个故事是什么,思考人们怎么想它,比如我向我的朋友展示的时候,他们会怎么反应,我都可以写下来。我完全可以把它当做一部戏剧,当我意识到我在写剧的时候,我会读更多剧本来学习形式内容和技巧。我觉得这很好。我觉得我一直在从另一家公司汲取灵感,我知道这个房间里的很多人可能都从这家公司汲取灵感,它就是苹果。我觉得苹果公司就像个剧团,它有很浓重的前进意识。并且有厚重的故事性。还有很好的表演技巧。它总是用故事来发展自己,用舞台来发展自己,舞台就是个宣传板,舞台就是基调,或者舞台就是产品发布会,它的一切都是一个完整的、首位相连的故事。我的意思是,你想想当史蒂夫·乔布斯回到公司会发生什么。他会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停止每一条公司正在运作的生产线。两年来他们没有任何产品进入市场。他们所有的就是一堆世界各处粘贴的史蒂夫的英雄的海报。上面写着:“另类思考。”苹果只专注于提升产品,让人们再次接受品牌,想办法让品牌能唤起一种情感和故事。之后他们推出了iMac,之后是iTunes和iPod。他们意思到:“等等。人们在用手机听音乐了。所以我们应该推出新的手机,iPhone。”苹果的情节展开和史诗般的叙事,都非常有趣,特别是回首他刚回公司的时候,这两点更为有趣。所以我从这个公司和其他以同样形式运行的公司学到了很多。

一个开始里包含很多开始

我觉得Square是一个很好的平台,可以围绕它打造一个很好的生态系统。我们会变得非常善于发行怎样开发东西的有力的清晰的应用程序接口,你能做的最佳之事就是,就是摘机付款,即时摘机付款,回归可视化。我很乐意看到世界上正在发生的贸易都在可视化,你可以想象可视化的资金从一处流动到另一处,那看起来会是怎样的呢?太棒了。所以我想看到这样的工程。当然,我们不会去想所有这些东西。但我们会去想它们当中的大部分,我们会做很多事。公司现在就在做八个不同的事情,我们要让八个不同的东西合作成为一个。我们开发硬件,我们完成硬件,我们开发不会瘫痪的付款网络,因为如果我们的网络瘫痪了,我们会会为我们的客户带来损失。这并不只是140个字符的问题,它只是潜在的140美元,因为这些字不能卖出去。我们也创造了防风险和防诈骗功能,我们在建立支持体系,之后我们建起了网络服务和客户端,我们正在做很多事情,将来还会做更多事情,我觉得Square是个很好的开始,因为它里面包含了很多的开始。这是我们怎样从内部来组织公司的,我们会有很多不同的工程。它们会被一整个宏大的体系联系组合在一起。

   

0/255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相关文章
蘑菇街
Copyright © 2014-2023 森林的角落 ,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