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网站注册用户数708
如果你看不到完整的标题,别气馁,试试将光标移到它上方!
您的位置: 首页 > 转载 > 杂谈 > 超越极限的生活

超越极限的生活

2014年8月21日 作者:Amy Purdy 来源:

如果你的人生是一本书,你是书的作者,你会怎么写你的故事?这个问题永远改变了我的一生。生长在拉斯维加斯的炎热沙漠,我一直向往自由。我做着白日梦,梦想周游世界,住在能看见雪的地方,编我想讲述的所有故事。19岁那年,在我从高中毕业后,我搬到了能见到雪的地方,我成为一名按摩师。这份工作只需要双手以及身边的按摩桌,而且我可以去任何地方。有生以来头一次,我感到自由、独立,完全掌控了我的生命。直到人生出现了一个转折。一天我下班比往常早,以为自己得了流感,24小时不到,我就进了医院,生命垂危,只有2%的可能性挺过去。之后的几天,我陷入昏迷,医生诊断我得了细菌性脑膜炎,疫苗可预防性血液感染。在为期两个半月的治疗中,我切除了脾和肾,左耳失聪,膝盖以下截肢。当父母把我推出医院时,我感到自己被重新拼凑起来,像一个拼布娃娃。我以为最惨的事已完结,直到我第一次见到自己的新腿。小腿是笨重的金属块,脚踝(huai)用管子和螺丝固定,外加黄色的橡胶脚,突起的橡胶线从脚趾延伸到脚踝为了看起来像血管。我不知道我想要的结果是什么但绝不会是这个。妈妈站在我旁边,两个人泪水肆意。我绑上这两条粗短腿,然后站起来。这十分痛苦局限,我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用这些破玩意我怎么能周游世界?我如何才能过我一直想要的异彩纷呈的生活?我如何才能再玩单板滑雪?那天,我回到家,爬上床,这是我接下来几个月的生活生活状态。我淡出生活,逃离现实,我的腿落在旁边。我在生理上和心理上完全崩溃了。

但是我知道,为了向前看,我必须丢掉曾经的艾米,学着接受新的艾米。那时,我突然想到,我再也不只有5.5英尺高了。我可以想多高有多高!(笑声)(掌声)或者想多矮有多矮,这得看我和谁约会。(笑声)如果我再玩单板滑雪,脚再也不会冷。(笑声)我觉得最棒的是,我可以调整脚的大小来适合货架上任何尺码的鞋子。(笑声)我真那么干了!所以这还是有些好处的。那一刻我问了自己一个决定人生走向的问题:如果人生是一本书,而我是作者,我会怎么写这个故事?我开始做白日梦。想小时候那样做梦,我想象自己优雅地前行,在路途中帮助别人,再次玩单板滑雪。我并不是仅仅看到自己从山上滑下来,我可以真切感受到。我可以感受到风扑面而来,感受到心脏的韵律,如同那一刻正在真实发生。那就是我人生新篇章开启的时刻。4个月之后,我重拾单板滑雪,虽然事情并不像我期待的那样:我的膝盖和脚踝无法弯曲,在某一点上我吓坏了升降椅上所有的滑雪者--(笑声)就是当我摔倒时,我的腿还连着滑板--(笑声)它们一起飞落到山脚--而我依然在山顶。(笑声)

我被惊到了,同其他人一样,我惊呆了,而且很失落,但是我知道,如果我找到了两条合适的腿,我完全可以成功。这时,我明白了,艰难险阻只能做两件事:一是将我们困在原来的轨道,二是,迫使我们充满创造。

我研究了一年,仍然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腿,也找不到任何有用的资源。于是我决定自己做一副。我和制作者把各种部件拼在一起,做了两条可以玩滑板的腿。你可以看到,生锈的螺栓、橡胶、木头和荧光粉胶带。没错,我可以换指甲颜色。这双假腿以及我21岁生日收到的最好礼物--我爸爸的一个肾--让我再次追逐梦想。我开始玩单板滑雪,我重新工作,并回到学校。

2005年我创办了一个非营利组织用来救助身体残疾的年轻人。让他们能再次参加体育运动。从那时起,我有机会前往非洲,给千百儿童带来鞋子,这样他们就可以去上学。在刚刚过去的二月,我相继取得两块世界金牌--(掌声)这使我成为世界上最高级别的女子单板滑雪运动员。

11年前,当我失去腿时,我不知道该期盼什么但是如果你现在问我,是否愿意换个人生,我会回答不。因为我的双腿并没有阻碍我,如果说它们给我带来了什么。那就是它们让我依靠想象力,让我相信一切皆有可能,这就是为什么我相信想象可以成为工具用来冲破障碍,因为在脑子里,我们可以做任何事,可以成为任何人。相信梦想,直面恐惧,能够让我们的生活超出局限。虽然今天在讲无边界创新,但我不得不说,在我的生命里,是我自身的种种局限让不可能变成可能。我知道这些局限才是现实结束,想象产生,故事开始的地方。所以,今天我想让你们挑战的是,也许,相比把挑战、局限看做不理或者坏事,我们可以把它们看做恩惠,可以点亮想象的神奇礼物,能帮助我们走得更远,远到我们从未想过。这不是要打破局限。而是把局限推得更广,然后看看它们能把我们带到怎样美好的地方。

   

0/255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为您推荐
趣网商城
Copyright © 2014-2023 森林的角落 , All Rights Reserved